图片 1

图片 2

米芾《深山夜雨》以上图片来自贞观国际拍卖官方网站

被质疑的油画《九方皋》

提要:03月13日,一则消息震动了华人收藏圈:米芾一件国宝级画作《深山夜雨》17日将在纽约贞观拍卖行拍卖。不过,这则消息一经传播,就引起强烈质疑。加拿大藏家朱绍良在微博上吐槽:贞观拍卖一向“雷人”。

徐悲鸿《九方皋》中国画

03月13日,一则消息震动了华人收藏圈:米芾一件国宝级画作《深山夜雨》17日将在纽约贞观拍卖行拍卖。

估价2亿元的《深山夜雨》(据称是米芾作品)即将现身纽约贞观的中华瑰宝春季拍卖会,但行家透露米芾早无作品传世,目前已知只有一件宋人摹本藏于台北故宫。同场拍卖会还将出现明洪武青花钟馗赏花梅瓶、明宣德青花宫苑婴戏纹十六棱大海碗等众多国宝。这一事件近日发布后,业界资深人士纷纷用胡闹、弱智、丢脸等词语形容这是一出闹剧。联系去年频频发生的汉代玉凳、徐悲鸿油画《九方皋》等争议事件,我们不禁要问:在经过了多家拍卖机构数年地毯式扫荡征集后,民间是否真的还有这么多国宝?如果有,这些宝贝的成色又如何呢?

消息援引纽约贞观国际拍卖公司董事长林辑光的话称,这件宋代大画家米芾的《深山夜雨》可谓国宝级珍品,细观其画,迷蒙的云山在风雨中,苍茫而令人感觉身在书画中,似乎觉得暴雨将至。

纽约贞观拍品多为假货?

不过,这则消息一经传播,就引起强烈质疑。加拿大藏家朱绍良在微博上吐槽:贞观拍卖一向“雷人”。还有网友直称是“骗人的勾当”。

事实上,圈内的行家对纽约贞观国际拍卖公司并不陌生。去年,该公司一举推出一批名头极为震撼的宋元书画,其中一幅赵孟頫的《三马图》就以1.26亿元的成交价,被部分媒体称为迄今为止中国书画作品在美国的最高拍卖纪录。

03月13日,武汉一名拍卖业资深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听到米芾画作拍卖的消息,第一反应是大笑,“可能吗?”他反问。

当然都是胡闹、贞观是个骗子公司、这些都是忽悠当记者向北京和广州的行家们了解该公司时,他们均异口同声如此回复。像这种米芾的画就跟去年的汉代玉凳、徐悲鸿油画《九方皋》是同一回事,各地这样的事情太多了,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些是假得很离谱的东西。当然,这家公司的做法跟所谓的《九方皋》等有所不同,属于国宝帮,他们拍卖这些国宝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包装自己,以获得更大的利益。北京艺术品圈内的行家方先生(化名)对这家公司很了解,这家公司就没拍过真的东西,他们网站上的图片,100%都是假的,全是地摊货。我相信这样的拍卖很可能什么都卖不出去。

武汉画院一位国家一级美术师也很惊奇,“如果真是米芾的,两亿能卖吗?”

朱先生(化名)一直在欧美市场寻宝,对国外市场的状况非常熟悉:这家拍卖行,行内人是不看的,因为卖的几乎都是假的,不管是书画还是瓷器。米芾这件东西,出现在它那里太平常了。

据了解,米芾画作早就没有传世的,台北故宫有一件宋人的摹本,不是米芾真迹。即使在北京故宫和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都没有米芾画作。

走遍国内外市场的买手方先生透露,这样的拍卖公司在美国有很多,他们的图录一打开全是假的,但其中一部分公司是因为不懂中国艺术品,有一部分则是故意卖假:纽约贞观故意卖假的可能性很高,传闻老板曾在香港办过拍卖行,也是全部卖假,拍卖这个行当的人都知道他。去年他们拍赵孟頫《三马图》时,行内人已经评价过一波了。

03月13日,记者电话连线上海知名收藏家梁志伟,他表示,无论贞观拍卖如何高调拍国宝,它都算不上有分量的拍卖公司,其拍卖不值得关注。藏家最应关注的是佳士得、苏富比,以及国内的嘉德、保利这些大拍卖公司,它们的拍卖和成交纪录才是行业风向标。

此前,纽约贞观老板林辑光高调宣布将600余件国宝级艺术珍品捐赠给广东江门林辑光艺术博物馆的消息,已经被行内人所质疑。一是质疑国宝的真假;二是质疑捐赠的用意。没有人会当这些国宝是真的,但这些东西未来肯定会拍出一个高价,就像赵孟頫的《三马图》一样,他们自己会做出一个高价,但成交一定是假成交。方先生如此总结这场闹剧。

梁志伟说,“不少公司在上演‘自编自导自演’的独角戏,这值得我们警惕”。

汉代玉凳

昨日,本报记者请来武汉瓷器收藏专家朱文忠,点评贞观拍卖公司官网上的瓷器拍品。他表示,15件瓷器拍品中只有4件是“老货”,算是古董,但价格高得离谱,其余基本上是新仿。

焦点一:不要相信民间遍地是国宝

这4件拍品是,“天蓝釉六方瓶”、“清雍正矾口描金五彩小碗”、“明末清初富贵长春青花矾口五彩碗”和“清中期广彩花鸟纹双枝耳盖杯”。

艺术品市场的升温点燃了许多人一夜暴富的欲火。孙先生收藏艺术品多年,对于市场有冷静的看法,国宝不断涌现,各种跟国宝有关的宣传层出不穷,大众宁可信其有,觉得自己也应该有中彩的幸运。这从各地陆续建立的民间艺术馆、博物馆中也可见一斑。

朱文忠告诉记者,“天蓝釉六方瓶”为民国晚期作品,不值其宣称的80万元,目前的市场价仅8000元左右;“清雍正矾口描金五彩小碗”和“明末清初富贵长春青花矾口五彩碗”不是中国的东西,是日本20世纪前叶的作品,中国人一般不收藏这类玩意,市场价值也不高,80万元的标价是开“国际玩笑”;另一件标价48万元的“清中期广彩花鸟纹双枝耳盖杯”,也是民国货,市价大概在2000元左右。

记者曾参观过一座藏有无数元代青花、清三代官窑瓷的三线城市的民间博物馆。博物馆的主人表示,这些大东西的来历不可说,背后有极为神秘的缘由。而当地民众对于这间国宝博物馆极为敬仰,未有任何质疑。这种艺术馆、博物馆的大玉缸等,成本只不过数百元一个,东西肯定不是雕出来,是用工业硫酸烧出来的。孙先生说。

朱文忠表示,虽然只是看图片,没有足够的细节可以参考,但其他的那些新仿品仿得太一般,一般的藏友都能根据图片判断个“八九不离十”。

北京一家拍卖行的负责人周先生(化名)告诉记者,征集人员们疲于应付这些普通民众。元青花本来就很少,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几乎每天都有人不辞劳苦带来送拍,都是直径1米的元青花大盘,一摞一摞的。之前汝窑拍了1亿多元之后,又有人拿宋代汝窑来送拍,而且一送就是10件。我们一说是假的,他们就跟我们吵架。周先生无奈地说,我们不是说民间就不可能有真品,不看就否定,而是看过后才说东西不对,但他们都不信,甚至有人拿自己认为的好东西到各家拍卖行送拍,都被婉拒后,他们就声称拍卖公司是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因为都不收他的拍品。

《九方皋》8900万元

记者曾参加鉴定站的鉴定活动,见到普通民众带来的一堆又一堆的瓷器,都是大尺寸的珍品,鉴定专家一旦做出否定的判断,有的黯然神伤,有的激动得破口大骂甚至动手。在众多鉴定活动上,很多普通市民拿着大包小包前往,但是数十件藏品中往往无一真品。曾有一个鉴定专家私下告诉记者:有时候一眼就看出是假的,但为了取信于收藏者,不伤害他们的感情,我往往会假装拿着放大镜认真细看,再给出判断,不过这样也不一定奏效。

2012年6月24日,上海宝龙拍卖的拍品、号称是徐悲鸿1931年油画作品《九方皋》,从2000万元起拍,一路飙升到8900万元落槌。拍卖结束后,中国收藏家协会文物鉴定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刘建业接受媒体采访时称,1931年徐悲鸿确实创作过一幅《九方皋》,但不是油画而是国画。

不要相信民间遍地是国宝,也不要以为自己花几千元或几万元就能买到绝世珍宝,那都是自己骗自己的游戏。方先生对那种幸运儿的想法感到无可奈何。而周先生的说法更为严谨:民间肯定有国宝,因为拍卖这么多年,上拍的国宝还是大多来源于民间,但是数量肯定微乎其微。真正特别好的东西都是来源清晰的,随意拿出5件元青花、10件汝窑,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汉代玉凳”2.2亿元

焦点二:江湖骗子横行艺术品市场

2011年9月,北京中嘉国际拍卖拍出2.2亿元天价的“汉代玉凳”,成为当年拍卖市场的“最贵玉器”。

事实上,国宝级拍品多年来在拍卖会上亮相的次数并不多。正规的拍卖行虽然希望国宝拍品多多益善,但存量太少,只好抱着可遇不可求的心态征集。

2012年初,江苏邳州宝玉石行业协会会长明确称,这个所谓“汉代玉凳”是2010年邳州玉雕艺人制造的高仿艺术品。随后记者采访和专家求证得知,在汉代,玉器除了作为酒器之外,都是礼器,没有生活用具,不可能出现凳子和梳妆台。天价玉凳被证实是高仿。

周先生认为,国宝的概念起码应该是一级文物,并且来源清楚。米芾的作品横空出世,业界哗然,周先生认为从中可以看到拍卖市场的乱象不仅仅存在于国内,而是全世界:为什么会有乱象?还是艺术品的鉴定门槛不是大众所能了解的,大众参与这个行业要做很多准备。

“元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8亿元

冯原教授对此事件的解读更加直接:讨论市场的时候我们预设了市场是规范、理性、道德的,但其实这个前提并不准确。市场的规律就是在不违反法规的情况下,无论是装疯装傻还是真疯真傻,都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艺术品市场就是一场真真假假的赌博,总是有傻瓜和骗子的存在。他们之间的闹剧使这个市场更加热闹。他认为,米芾的作品无论拍出两亿元还是三亿元,结果都不重要。这仅仅表明了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还处在江湖骗子横行的阶段,是一个充满贪欲的市场。而诸如米芾作品这样的国宝事件,也不过是一个市场中最新的案例而已。他认为,无论米芾的这件东西卖了几亿元,也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很快会被下一个8亿元或10亿元的国宝新闻所替代,只要艺术品市场中的人还有过多的贪欲,这种游戏就会继续下去。

2011年底,澳门中信拍卖公司创下“元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8亿港元成交价纪录的时候,众多网友和藏家便对其质疑。有藏家表示,如果是真的元青花,这个价格就算“捡漏”了。

专家观点:按图索骥不可取 鉴别实物更靠谱

在该拍卖公司主页2012年春拍的上海公展的公告中,有这样一条:“拍品成交后可在银行做抵押融资,澳门中信会所会员的艺术品可上市,可换取娱乐场筹码。”就这一条就足够让人浮想联翩。

不过,也有市场人士认为,无论是赵孟頫的《三马图》也好,米芾的《深山夜雨》也好,行内无法对其进行过多指责:因为拍卖本来就不保真假,即使是国外也如此。东西不是纽约贞观画的,也是旧东西,我们捉不到任何把柄。一种观点是:以没有米芾作品传世就否定其存在的可能性也太绝对,万一某天出现一件真的呢?我们没有看过原作就评论,也是不严谨的。周先生强调:很难用传家、来源清晰来反驳某件东西不是国宝。没有传世,不一定就是假的。传承只是佐证,不是必须。

确实不乏史料有而未见实物的东西。瓷器行家陈先生表示,中国的史料记载久远,文字并不完全靠得住,还是要以实物说话,史料以实物存在为主,两方面相结合,相互印证。在市场上,关于这样的故事不断出现,很多收藏者对着书本买东西,发现自己可以买到书上曾记载的国宝,而这些国宝连故宫博物院也没有收藏。曾先生(化名)就有这样的经历,他曾购买了一幅唐代书画,卖家告诉他这件书画在史料中有记载,曾先生买下后找专家鉴定,专家告知这幅画历代只有文字记载,而无图录对照,是造假者根据文字资料臆造的。曾先生的国宝梦就此破灭。

书画是很成熟的市场,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但刀剑这个领域还有可能出现,因为太冷门了。刀剑收藏家皇甫江则对史料持基本信任的态度,只要是史书记载的,理论上应该是存在的。另一方面,当很少人关注刀剑的时候,他偶尔会找到好的老刀剑,通过寻找匹配的史料,才发现原来史料上有对这些刀剑的记载,因此也令他更加相信史料的真实性,这个市场中不乏凭想象和史料臆造出实物的造假者。所以对于理论上存在的东西,没实物,不可能去印证。

不要单靠一个人的幻想就否定所有专家的努力达成的共识。陈先生认为,虽然理论上是存在这种可能性的,即本来只有著录未见实物的东西,某一天终于浮出水面,但是要经过专家和藏家的反复论证,才可能得到真实的结论,不过在现实中,瓷器这个领域至今几乎未曾出现这样的成功案例。

事件回顾

米芾《深山夜雨》事件起于3月11日某媒体的报道。该报道称,纽约贞观国际拍卖公司将在拍卖会上推出280余件拍品,其中包括宋代大画家米芾的《深山夜雨》,除此之外,书画拍品还包括文征明、董其昌、马琬、吕纪、清代朱耷(八大山人)、郎世宁、王翚、郑板桥、金农、李觯等名家精品。

这一消息刚一在网上发布,业内人士反应激烈,纷纷在微博上进行驳斥。不少资深藏家表示,米芾的东西早就没有传世的,台北故宫有一件,但那是宋人的摹本,也不是米芾的真迹,现在故宫和大都会博物馆都没有米芾的东西。

编辑:陈荷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