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程砚秋根据自身的条件,从京剧大师陈德霖那里继承了脑腔共鸣的唱法。
很多人说程砚秋的发声是脑后音,根本不是。

研讨会上,程砚秋之子程永江进行了主题发言。程永江任职于中央美术学院,父亲虽为京剧名家,但程永江并未继承父亲的衣钵,但对程砚秋的生平故事了若指掌,同时还悉心研究有关父亲的历史文献。自1979年伊始,程永江便系统整理了父亲程砚秋的相关资料,陆续出版了《程砚秋史事长编》、《我的父亲程砚秋》、《程砚秋喜剧文集》等著作。提及父亲程砚秋,程永江一直称其为程砚秋先生,对父亲生前为京剧艺术所做出的贡献引以为豪,同时,他还强调父亲曾自言是为了人类幸福而唱戏,若非如此,不如另谋其他谋生之路。的艺术精神。

程永江

程永江教授还介绍到,童年的艰苦训练,让程砚秋掌握了多种京剧流派的唱法,临近而立之年程砚秋赴欧洲考察歌剧,回国后对西方音乐极其演唱技巧进行加工和吸收,丰富了程腔的艺术表现力。同时,程砚秋对于口法也相当注重,并钻研了所涉及的各个方面,跳脱了四功五法基本功的窠臼,进行了更高境界的发展。程砚秋的艺术深度也表现在他对自己的高要求上。他曾经说过:演员必须自始至终精神一贯,保持原神不散,使艺术一气呵成,只有如此,才能抓住观众心理,掌握观众情绪,必须做到使其有动于衷而后可。这样有动于衷的艺术目标,以及对声情、词情和曲情的融合,让程砚秋这朵梅花历经童年寒雪,最终傲然怒放于中国京剧艺术界。1927年,程砚秋与梅兰芳、尚小云、荀慧生一齐被封为中国京剧四大名旦,《文姬归汉》、《荒山泪》、《春闺梦》、《亡蜀鉴》、《锁麟囊》、《红拂传》、《汾河湾》等都成为程砚秋的经典代表作品。

图片 1

京剧作为中国国粹可谓享誉全球,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创立的京剧程派艺术,以声、情、美、永的程腔成为中国京剧的精粹。20日上午,京剧程派艺术昆明研讨会举行,已故京剧大师程砚秋之子程永江携多名京剧名家,为现场的众多京剧艺术爱好者讲述了父亲程砚秋的生前故事。此次京剧程派艺术研讨会由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云南省戏剧家协会联合主办,研讨会还邀请了云南省剧协、云南民族艺术研究院的嘉宾及众多资深京剧爱好者,会议由云南省文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黄映玲主持进行。

八十多年前,北平沦陷后的东车站,京剧艺术大师程砚秋在这里遭遇日本宪兵队。此前他因拒为日本人唱戏,多次遭到日本当局的迫害。此次狭路相逢,宪兵队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四海皆知的侠骨名旦。

据程永江介绍,程砚秋童年家道衰落,6岁便投身荣蝶仙门下学习武生。因扮相秀丽,改从陈桐云习花旦,后发现嗓音极佳,改学青衣,师从陈啸云。年幼登台表演,在倒仓时期,幸遇当时戏曲界的诸葛武侯罗瘿公出谋划策,拜梅兰芳为师,研习梅氏唱腔,后向昆曲名家乔蕙兰、谢昆泉、张云卿等学习昆曲,推敲唱法。经过长期的潜心钻研与扎实的基本功训练,程砚秋结合自身条件,融会贯通创造了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程腔婉转幽咽、若断若续、听者仿佛如饮醇醪一般陶醉其中,他塑造的形象典雅娴静、清峻有力、恰如霜天白菊,在当时风靡大江南北。

八十年后的今天,程砚秋的三子程永江整理出版了《程砚秋日记》,并在全国巡讲,为父亲的程派艺术传承问题奔走呼吁,每到一地他都会说:学程砚秋,并非只学他的唱法,
唱念做打、手眼身法都要全面;学程砚秋,要学他的为人处世,人品艺品10月中旬的一个下午,程永江做客昆明电台幸福频道老年广播,接受都市时报记者采访时,他再次重申了这个观点。如今的程派演员,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程砚秋改造中国戏剧梦想的接棒人。在当今寂寥的梨园舞台边,他们在做什么?程派艺术的传承到底有哪些突出问题?

先生程砚秋:坎坷童年幸有贵人提携 博采众家成就程腔

程派青衣新秀蒲雪晴说:在民间,喜欢程派的票友非常多,很多人一旦喜欢上就没法离开。名票彭林刚也非常赞同章诒和的说法,程派如吗啡,无法戒掉。

研讨会还邀请了程派艺术爱好者彭林刚先生、程派青衣蒲雪晴现场演唱了《锁麟囊》及《荒山泪》的经典唱段。

程永江:对,我们的孩子干什么,我们都说,不能给爷爷丢脸。程家没有学戏的,不遗憾。我整理父亲留下的艺术遗产,也是传承,我到今天依旧无悔。
都市时报:对于传承问题,你到各处巡讲时都说,程派艺术需要正本清源。具体指什么?

一代名伶程砚秋:梅花香自苦寒来

在程派艺术的传承之路上,无数人都是因为受了吗啡之毒而无法戒除。程砚秋从不收女弟子,但依然出现了新艳秋这样赫赫有名的程派老将,他们都是甘心情愿追随,自学成才,自成一体。赵荣琛、王吟秋等叱咤风云的程派传人,也都深谙程砚秋的艺术精髓。

讲座结束后,程永江向云南艺术学院赠送了《我的父亲程砚秋》、《程砚秋艺术30讲》等著作。

程派传承存在四大误区
在名票彭林刚看来,程派艺术传承,主要有如下几大误区。

程永江:现在的程派传承有很多问题。其实学程砚秋,并非只学他的唱法,
唱念做打,手眼身法都要全面;学程派,也要学父亲的为人处世,人品艺品不能分开。

程派艺术的魅力,也体现于程砚秋的人格魅力之中。抗日战争爆发后,程砚秋排演抗战戏《亡蜀鉴》,以义演反对战争。北平沦陷后,日本人强迫程砚秋唱献机戏,他断然拒绝,迫害接踵而至,他依然不改其志,这些都体现出一代名旦的铮铮铁骨。

程砚秋之子程永江到昆明演讲,主张原汁原味传承父亲的艺术。

一是很多人认为,只有坏嗓子才唱程派。这个误区源于程砚秋的声带问题。程砚秋少年时声带受损,留下后患。他成名后的一些演唱中,会出现本嗓。这不是他的优点,但现在的很多专业教学中,将这个当做重点传授,让学生演唱时放出本嗓。本嗓和假嗓交织在一起,非常难听。

程永江透露,程砚秋在事业达到顶峰,社会地位和演出收入日趋稳定之时,毅然自费出国留学,考察西方戏剧的样态。这在当时绝无仅有。归国后,程砚秋将西方歌剧等元素融入京剧,《锁铃囊》便是其艺术巅峰之作。这时的程派艺术,在音乐、表演、声音、词曲等方面都达到了高峰。

程永江:父亲当年说,我把程家门都拔绝了,不会再出第二个程砚秋。如果子女没天分、不努力,要打我的脸。因此,我和两个哥哥都被父亲送出国留学。

都市时报:你历来主张的都是老程派?

程永江:是,我主张考古派,也就是老程派。现在有很多新程派说要创新,但他们连程派的精髓都没学到手,这样不行的。京剧界四大名旦的表演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考验,多一个唱腔少一个唱腔,多一个身段少一个身段都不行,所以要学一定要原汁原味,否则就会误导年轻人。

因此,程永江说,传承程派艺术,不只传承他的唱,还要传承他的精神。

第三是表演误区。部分程派演员在表演过程中,甩着水袖满场飞,比如表演《春闺梦》,满场飞的话,与人物特色完全脱节,表现不出女子的古典美,以及含蓄羞涩的特点。

对话程砚秋之子程永江 学程派,唱念做打 手眼身法都要全面

游丝腔打动了无数中国人

程派名票、江苏演艺集团党办主任彭林刚,此次追随程永江来到昆明。彭林刚20多岁时爱上京剧,后在程派名角新艳秋的指点下学唱程派剧目,从此狂醉。由于太过痴迷,我父亲不允许我再唱,担心影响学业。没过多久,我父亲生病去世,弥留之际叮嘱我别唱京剧,我答应了他。

程砚秋

现在的程派青衣多是女性。如果你要原汁原味去学程砚秋怎么学?他一米八几的个头,扮美人时存着腿,稍微低一点,肩上垫着美人肩,看上去就非常漂亮。但现在的青衣演员,有几个有一米八几的个头?你看我的个头,在舞台上存着腿,观众都找不到我了。

第四,大多专业演员都在追求创新,却忽略了最为古朴的传承。程砚秋能创立程派艺术,是在无数的表演中摸索出来的。忠实的传承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创新?
程派演员也有传承困惑

谁中了程派吗啡之毒

彭林刚介绍,程砚秋早期的嗓子非常好,中期出现倒仓,加上跟随师父荣蝶仙四处演出,过度疲劳,声带受损厉害,因此嗓子出现了问题。但他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借鉴了诸多业界大师的发声技巧,并从昆剧学戏,不断摸索创新,最终形成了似断似续,如泣如诉的演唱风格。人们将其称为游丝腔。

蒲雪晴说,行内有句话说学我者生,像我者死,她个人觉得,继承程派艺术,还得按照自身条件综合考虑。比如程砚秋先生倒仓后的嗓音,就没有必要模仿。程砚秋先生一生推崇创新,程派的很多名角如新艳秋、赵荣琛等,都是在传承的基础上勇敢创新。

都市时报:作为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没有一个子孙继承他的程派艺术,不少票友引为憾事。你如何看?

云南省京剧院演员蒲雪晴尊重也赞同程永江先生维护程派艺术,但在学习过程中,蒲雪晴有自己的困惑。她说,程砚秋一直都是拒收女弟子的。但程派艺术发展到现代,所有专业化的院校,都不培养男生为程派青衣,因为当下世俗的偏见,有人会觉得,男人反串女角,总是不太好。

程砚秋成名后的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京剧经过一百多年发展,迎来巨变,混乱与革新交织。那时的梅兰芳和王瑶卿,便是京剧革新的翘楚,程砚秋也曾正式拜他们为师。在这种环境的影响下,程砚秋对京剧进行着大胆创新。

对于程派艺术之魅,程砚秋的干女儿李世济这样说:他会让你醉倒,就像喝了一杯浓茶好酒。程派老将新艳秋曾说:他出场总是斜一点,这是很美的他怎么动都好看。看过程砚秋演出的老观众说:开口没两句,底下鸦雀无声,这个魅力不是言语可以形容。

此后20年,彭林刚再没唱京剧,但对程派艺术念念不忘。后因一位台湾票友的影响,终于再唱。到了2010年,为了纪念老师新艳秋100周年诞辰,彭林刚花了两万多块钱,举办了一场个人专场。

程砚秋用一身太极功夫,撂翻七八个宪兵,抽身而退。次日,各地报纸以《程砚秋大闹车站》为题报道此事。此后,程砚秋解散了苦心经营多年的剧团,告别梨园,到北平西郊置地种菜、读书、写作。战火粉碎了他改造中国戏剧的梦想,他那似断似续、如泣如诉的嗓音,隐退于绚烂的舞台。

那么,程派艺术的魅力到底何在?

都市时报:现在程家也没有学戏的?

对于程派艺术的魅力,章诒和在《伶人往事》中如此比喻:听梅派如抽鸦片,虽上瘾仍有戒除的可能;但听程派则如打吗啡,断无戒除的道理。

在上个世纪的前半叶,游丝腔打动了无数国人的心魄。当时的舆论界如此评价:程砚秋在梅兰芳之后,再掀梨园巨澜。
程砚秋常常思考演戏的意义,他的一些长盛不衰的剧目,大多负有社会责任感,戏以沉入骨髓的悲剧为主,关注百姓和社会的苦难,谴责暴政与战争。《玉堂春》《赚文娟》《荒山泪》《文姬归汉》《梅妃》《春闺梦》《碧玉簪》等程派代表剧目都体现了这一特征。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