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中国歌剧舞剧院首演的《铜雀伎》将于二十多年后再现京城舞台。3月20日,由北京舞蹈学院重排的这部舞剧将在保利剧院首演。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在“无处不飞花”的灿烂春日里,姑娘们身形纤纤,衣袂微扬,低吟浅唱,或托盘踏鼓,小红舞鞋敲击声清脆整齐,动作起伏飞旋间自成古韵,眉头轻蹙更显持重深情。舞剧《铜雀伎》第二场“鼓舞易人”中,演员们轻盈的舞姿和温柔的笑靥令观众沉醉其中。

据介绍,此次北京舞蹈学院教学成果系列展演,是在学院狠抓教学质量工程、开展舞蹈文化创新工程的基础上推出的。该系列活动以近年来学术科研成果为基石,以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为依托,追根溯源,理清脉络,鼓励创新,以促进创作类教学的纵深发展。

“随着学习的深入,会发现越来越难。技巧的东西掌握后,肢体不重要了,心里面对文化的感受力和能不能表演出文化韵味变得很关键。这是很大的挑战,跳的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很贫乏,内心很空洞,不得不去读书。”郑璐这样回忆老师孙颖当年的教学给自己的感受,似乎一下子解释了《铜雀伎》演出时汉唐古典梦在观众心里升腾之谜。

3月20日至22日,北京舞蹈学院将在北京保利剧院推出大型中国古典舞剧《铜雀伎》,从而拉开北京舞蹈学院教学实践成果系列展演的序幕。该系列活动也是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及北京舞蹈学院建校55周年的献礼。

“刚才又在网上看《铜雀伎》的视频,看哭了。什么时候能在剧场里看一场汉唐舞呢?神往。”这是网友“小小的橡果”在舞蹈作品集《踏歌行》下的留言。包含11段中国汉唐古典舞传统经典作品的《踏歌行》,其中四个舞段来自于大型舞剧《铜雀伎》。

《铜雀伎》这部为古代卑贱的乐舞伎树碑立传的作品,是一部表现人物悲欢离合命运的感人悲剧,不仅含有浓郁文化韵味,也将失传的汉代踏鼓舞绝技复现于今日。女主角由青年舞蹈家郭娇饰演。

“汉画像砖上的人飘下来了”

此次系列展演的推出,体现了学院学术科研成果的日臻成熟,学科建设的日益完善。在学院“十一五”规划中,四大基地建设任务之一就是建设优秀舞蹈作品创作基地,通过创作大量的优秀舞蹈作品服务社会、回报国家,使舞蹈作品的创作与研究成为学院向社会推展并与之分享学术成果的重要平台。它不仅体现了学院服务社会的职能,同时为中国舞蹈艺术的发展建设带来了创新的艺术精神。

图片 1

北京舞蹈学院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今后学院将进一步深化舞蹈教育研究及学科发展,借鉴国内外优秀舞蹈作品创作的成功经验,尤其是在创新、开发方面生产出多层次、多种类国际化、民族化的舞蹈作品,同时不断探索作品生产与人才培养的合作化模式,通过各类采风观摩和创作实践,充分调动创作者的积极性,创作出更多富于时代特色,具有创造力的舞蹈、舞剧精品。

“观众惊讶于舞中的东方美态,足足静止了两分钟才鼓掌,掌声久久不歇,使得下一个节目不得不推迟。”当年孙颖创作《踏歌》,在海内外轰动一时,现任北京舞蹈学院教师的郑璐正是当时的演员之一,她对于当年欧洲演出时的盛况记忆犹新。

近年来,学院扎实办学,突出办学特色,狠抓教学质量,众多优秀舞蹈教学成果不断涌现,人才辈出。在文华艺术院校奖“桃李杯”舞蹈比赛、中国舞蹈“荷花杯”比赛、CCTV电视舞蹈大赛、北京国际舞蹈院校芭蕾舞邀请赛等国内外重大舞蹈赛事中获创作、表演一等奖53项,省部级舞蹈比赛一等奖77项。学院创作了大中型舞剧
30余部,其中获得“五个一工程”奖及文华奖等大奖 14
部。这些奖项的获得代表着学院学科建设的突破性发展,是各个学科建设通过不断摸索实践得出的重要结晶,也是各个学科展开舞蹈教育研究的重要范本。

“恨唱歌声咽,愁飞舞袖迟;西陵日欲暮,是妾断肠时。”唐代诗人朱放《铜雀妓》诗里的忧伤,为这部舞剧作了最好的注解。“舞好看,戏感人。暮色笼罩着西陵,那就是伎人们悲伤欲绝的时分。”一位观众这样评价。

北京舞蹈学院作为中国舞蹈教育的最高学府,始终牢固树立育人为本的教育理念,把不断提高教学质量和人才培养质量作为实现内涵发展的根本要求,加快舞蹈文化创新工程建设,努力实现世界一流舞蹈高等学府的目标。

孙颖是北京舞蹈学院的元老级教授,也是我国著名的编舞家,于2000年在北京舞蹈学院创立了汉唐古典舞教研室,把他毕生对古典舞的看法融会在创作、研究与教学中,对现今中国古典舞的研究体系影响深远,《铜雀伎》是他1986年创作的汉唐古典舞剧。

日前,北京舞蹈学院中国古典舞系汉唐古典舞教研室全新复排版舞剧《铜雀伎》连续两天上演,这是《铜雀伎》继1986年首演、2009年新版演出之后的第三次公演。

“汉画像砖上的人飘下来了怎么办?在线等,急!”曾有票友探访《铜雀伎》排练现场先睹为快,这样幽默调侃。

这部令观众潸然泪下的作品是北京舞蹈学院汉唐古典舞教研室创办人、舞蹈名家孙颖创作的唯一一部舞剧。此次复排是纪念孙颖学术成果的系列活动之一。

历时三十载演绎经典

经过了第三场“铜雀惊变”的高潮,再有之后“鼓舞重会、边关侍将、醉中比翼、千里寻卫”的百转千回,不觉到了“鼓舞永诀”的落寞,“悲剧就是将美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铜雀伎》讲述了三国时的一个悲剧故事。舞伎郑飞蓬与鼓手卫斯奴从小相爱,但光彩照人的飞蓬遭魏王曹操、曹丕父子两代的霸占并备受将官欺凌。飞蓬因反抗被处死,已被挖去双目的卫斯奴击鼓相送,最后,飞蓬剪下一束青丝,轻轻放在恋人的身旁,踏着悲愤的鼓声,一步步地走向刑场。

《铜雀伎》剧照 资料照片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