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摄
原标题:林怀民用舞蹈演绎“墨分五色”近日,台湾著名舞蹈家林怀民再次来到北京,为即将于下月登台国家大剧院的云门舞集经典作品《松烟》做宣传。《松烟》将是林怀民带到国家大剧院的第六部作品,也是今年国家大剧院舞蹈节的重要项目。这部作品中,云门舞集的舞者将以身体演绎“墨分五色”的境界。《松烟》的原名是《行草·贰》,即林怀民
“行草三部曲”的第二部。通常人们认为这个系列的作品中,舞者要用身形“临摹”历代著名书法。林怀民解释:“人的身体不是毛笔也不是墨,我们只希望舞者的动作能带出一些感觉,书法带给我们的是动作的灵感。”具体到《松烟》,林怀民说这部作品的灵感来自毛笔书写中“墨分五色”的境界。汉代焚烧松木,取其烟粒,制作出松烟墨。松烟墨与那些色泽黑亮的油烟墨不同,它乌黑无光,入水易化,可以有多层次的表现。画家工笔细描,书家淋漓飞白,松烟墨最为顺手。《松烟》的动作设计,由重到轻再到飘逸的层次,正是契合“墨分五色”的意境。这部作品,林怀民选择了美国音乐家约翰·凯奇的音乐来配合舞蹈。“凯奇对东方哲学、老庄、禅宗等都有研究,这些音乐便是他对东方文化的思考,给舞者提供了很大自由度和厚度,舞者的呼吸可以衬托在音乐的氛围中。”林怀民解释说,约翰·凯奇的音乐都是很长的乐句,几乎听不到节奏。所以舞者在起舞时大多靠的是与音乐相契合的自然的呼吸,而这些呼吸恰恰得益于舞者的书法训练,“确切地说,这种呼吸是通过书法熏陶出来的。”不过,林怀民开玩笑,舞者们的书法虽好,他自己的书法却很烂。“只因小时候太叛逆,几乎荒废掉了。每次在签到的地方发现用毛笔,我就绕着走。”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