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京剧,我们要有文化的自信心和责任心
京剧是传统文化的一个载体,已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的一个符号。但是,也应该看到,一个世纪以来,京剧走过了一条崎岖不平之路。上个世纪初,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们,曾以过激而武断的态度,否定京剧的程式化、写意化的表现形式,推崇西洋戏剧的写实手法。他们的言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产生过较大的负面影响。从20世纪初到现在,国内几个京剧重镇始终在热忱地、充满自省精神地进行着京剧的改良、改革和不断探索。在肯定那些改革与发展的成果之余,能否静下心来思索一下,我们在对待本民族戏剧的态度上是不是缺少一种应有的文化自信?如何使我们的传统文化在承传和变迁过程中保存自己的特色?如何能让我们的民族文化在同西方文化的交融中不丧失自己独具的精神?
我觉得我们应该建立一种自信心,一份教育青年一代热爱本民族文化的责任心。我们的近邻日本在这方面做得不错,它在吸纳西方文化的过程中很好地保存了本民族的文化。它的“文化保守”使传统能乐和狂言这两种古典戏剧样式在舞台上存活八百多年,至今绵延不绝。我们应该学习这种对传统艺术进行保护的做法。
面对青年一代,我们不该过多地指责他们疏离传统文化,而是要加大普及工作的力度,要让京剧艺术像《论语》、像《庄子》、像《红楼》、像《三国》一样深入人心,要让他们从中获得文化的乐趣,汲取精神的力量。如果我们的艺术家、教育家、文化工作者,多一份责任心,少一点急功近利的浮躁;多一点推进普及工作的耐心,那么,京剧尽管有过涓涓细流的阶段,仍然会汩汩向前,奔流不息。

京剧屡振不兴,原因何在?专家、学者给出几方面分析:

梁燕,博士,现任中国戏曲学院教授

京剧为何“屡振不兴”?其现状如何、根源何在、有何对策呢?

京剧为何屡振不兴,原因是多方面的。
优秀剧本的缺失,是制约京剧繁荣的一个重要因素
京剧是角儿的艺术,一个好角儿是要靠一批富有代表性的剧目来支撑的。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京剧的辉煌鼎盛时期,仅四大名旦擅演的剧目便不胜枚举。其时,若没有数以百计的剧本出现,京剧不会产生如此巨大而深远的影响。我们常说,剧本剧本,一剧之本。没了剧本,唱念做打赖以存在的基础就没有了,一个剧种的生存发展以及繁荣也就无从谈起。相形之下,我们当代的一批京剧表演艺术家尽管有的在表演艺术上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水准,但他们远没有老一辈艺术大师那样的历史机遇,他们在剧本的选择、排演等艺术生产过程中面临着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困难。
剧本难求一直是个十分突出的现象。本来一个好的戏曲编剧就很难求:要有较深的国学功底,要有在剧团摸爬滚打的经验,要懂得“场上之道”,还要有创作激情和才华……剧本的选择则要经过剧院的筛选,领导的决策,上级的批准。当一个剧本被选中,纳入了剧院的艺术生产程序之后,涉及的复杂因素就更多了,导演、演员、作曲、器乐演奏、舞台美术、服装化妆、道具灯光……如今的“角儿”仅仅只是个主演,艺术的自由度是极其有限的。虽然如此,我依然觉得当代的表演艺术家们要有意识地结交一些知识界、文化界的朋友,作为自己艺术上的谋士。梅兰芳、程砚秋的例子很能说明问题。梅兰芳身边的许伯明、冯耿光、齐如山、李释戡、王梦白、齐白石,都是文化、艺术领域的精英;程砚秋周围的罗瘿公、陈叔通、魏铁珊、徐凌霄、金仲荪等,也都是文人名士;从剧本的推敲,到演出风格的把握,他们对演员在艺术内涵的锤炼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全世界,凡有华夏儿女的地方,几乎都有京剧爱好者,它已成为海内外华侨华人文化认同、民族凝聚的重要精神纽带之一。正因此,当本报就“京剧为何屡振不兴”开展讨论之后,立即得到众多专家、学者、京剧表演艺术家的关心和支持,大家纷纷为京剧的“屡振不兴”号脉寻因,为推动京剧的发展兴盛献计献策。此番讨论,也引起了海内外广大读者的注意,甚至有读者从美国、巴黎等地打来越洋电话,对这个话题表示关注。

公元1790年,徽戏的三庆、四喜、春台、和春四大徽班陆续进京。据《梦华琐簿》记载,其时三庆班以“轴子”取胜;四喜班以“曲子”取胜;和春班以“把子”取胜;春台班以“孩子”取胜,“各擅胜场”,唱响北京。

京剧问世后,先有“同光十三绝”在京昆舞台“同光”;继有谭鑫培、王瑶卿位尊“梨园汤武”;再有杨小楼号称“国剧宗师”;接着是旦有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生有余叔岩、高庆奎、马连良、言菊朋、周信芳、叶盛兰,净有金少山、郝寿臣、侯喜瑞、裘盛荣、袁世海,丑有萧长华等。

本新闻共5页,当前在第1页12345

1820年至1830年间,大批汉剧演员进京,经过10多年徽汉合流同台演出,皮黄交融,同时又从昆曲、梆子、秦腔中吸收营养,于是诞生了声腔以西皮、二黄为核心,行当有生、旦、净、丑,有独具特色的脸谱、服饰、化装,以唱、念、做、打为表演体系的京剧艺术。

京剧的美丽被世界认知,是从梅兰芳开始的。1919年、1924年,梅兰芳两度率团赴日本演出;1930年出访美国;1934年访问苏联、欧洲。梅兰芳虽不是首位赴海外演京剧者,但是,他展示的中国戏剧当时给世界造成的影响却是轰动一时且意义深远。是梅兰芳使西方艺术界第一次看到并关注中国戏剧,并使京剧作为一种独特的表演体系在西方戏剧界第一次得到承认和肯定。

图片 1单雄信

渐次萎缩

遥想当年

图片 2梅兰芳、程砚秋、荀慧生、尚小云

改革开放这20多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京剧的发展却并未与之同步:观众越来越少,市场严重萎缩。传统剧目大部分失传了,新剧目鲜有既叫好又叫座的,好演员虽不少,却没有新的流派大师出现……于是,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振兴京剧便成了人们关心的话题。上自文化部,下至京剧团,20多年来,为振兴京剧做了许多工作,但京剧却并未走出困境。

风靡全国

屡振不兴

图片 3青年演员李胜素和于魁智主演《野猪林》

京剧,形成于北京,历史上曾有皮黄、二黄、京调等称谓。京剧前身是清初流行于江南地区以唱吹腔、二黄为主的徽班。

京剧,中国最有影响之戏曲。京剧,中国传统文化之精华。京剧,中国民族文化之象征。

1917年至1937年,可以说是京剧艺术发展的高峰期:人才济济、流派纷呈,传统剧目不断加工、翻新,新剧目大量涌现,特别是很多文人名士,如齐如山、罗瘿公、陈墨香、金仲奎等聚集在名优周围,为其出谋划策并参与编写新戏。据说,鼎盛期的京剧剧目总计有5800多个。在京剧兴盛的100多年中,作为精致化、规范化的通俗艺术,京剧成为文化消费的一种时尚,成了那个时代的流行艺术。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