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母亲》人物形象之典型动作对当代舞台藏族舞的影响

height=”11%”>

藏族舞蹈作品《母亲》的出现对创作型的舞台藏族舞产生深远的影响。编导张继钢巧妙地运用了演员卓玛的体态特点塌腰翘臀塑造了一个长年劳作背负着生活重负的母亲的形象。从创作角度上看编导的手法无疑是成功的。作品中最典型的动作莫过于演员向前屈膝弯腰并且塌腰翘臀同时左脚向右后方点地右手捂口目光深情地望向右前方。这一姿势使演员躯干的线条尽可能地延长并给予观众一种恬长舒展的视觉效果而修长舒展之感是在个相对铰低的空间随着演员的目光委婉地向远延伸。
母亲长期劳作而弯下的腰母亲凝视远方所蕴含的深沉而含蓄的情感无论从动作形态上还是表达的情感内容上这个姿势都传神地表现了母亲这一人物形象更重要的是这一形象获得了广大观众的共鸣给观众心中的母亲留下了一个特殊的时代烙印。因此《母亲》一时之间风靡全国卓玛也几乎成了藏族民间舞蹈的代言人。同时编导对藏族舞素材的处理演员的个性鲜明的表演对藏族舞蹈的美学都有了一次重新的诖释。可以说《母亲》的出现引发了一场藏族舞蹈的蝴蝶效应,从此舞台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卓玛,在教学上无论是北京舞蹈学院民间舞系还是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其教材部在或明或暗的发生变化最明显的莫过于藏旅舞的体态。时间已经过去十多年当我们细数从《母亲》至今的出现在各种舞台上的藏族舞蹈不难发现藏族舞已经远离50年代《草原上的热巴》那类以展示民族风格为主的创作方式,开始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开始寻求编导和演员个人意识与风格的表选开始创新。于是舞台的藏族舞与原生型的藏族舞越来越远为舞台培养演员的舞蹈学校的教材也随着这一趋势慢慢改变。2、《酥油飘香》当代藏族舞蹈新语汇的出现(男性化的当代藏族女性)我在构思《酥油飘香》之和首先想到的(除结构外)动作语汇的准确表达这种提炼不是靠对藏民族舞蹈简单地了解和认识后去编排而是完全来自生活。编导达娃拉姆在自己的创作体会中谈到。编导对艺术的态度是值得我们现在许多舞蹈工作者学习的而今天如果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这一段话其中有两个内容首先舞蹈要表现当代赫旗女性的风采其次舞蹈的动作语汇是编导对生活动作的提炼加T而成并非来自原生型的藏族舞。《酥油飘香》其中比较典型的体态为身体仰靠册手措扣体前挺胸抬头舞蹈时双肩前后顿挫有力地摆动同叫脚下跟随节奏有力地跺踏地面。这样典型的舞蹈语汇呈现出种自信爽朗同时又带有一点彪悍的味道。这个作品的动作和《母亲》弯腰的体态形成鲜明对比如果说《母亲》运用了传统藏族舞的素材融入了编导与演员的个人风格的话《酥油飘香》将生活体态生活动作提炼加工配以传统藏舞的步伐编排出新藏族舞蹈语汇表现当代藏族女性的风采。这一编排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欢迎从某种角度上看这不能不说是当代文化对藏族舞蹈的种影响。由于国家正在进行西部开发许多西部地区的艺术工作者的视野随着文化的交流得到极大的扩展。西郭的舞蹈编导得以接受如北京舞蹈学院中央民族大学解放军艺术学院等高等艺术院校的教学固此他们不仅对本民族的文化有了深入骨髓的了解,同时还掌握了动作解构重构作品编排等舞蹿编导的方法论也就有能力去重新组织他们熟知的本民族舞蹈语汇。所以说《酥油飘香》是当代文化与藏族文化的交融使新的舞蹈语汇出现并在短鞋内得到了很多拥护者,之后出现了许多的藏族舞蹈作品都借用了这些新舞蹈语。至于新的舞蹈语汇与原生藏族舞蹈是否存在一脉相承的关系,实在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3、《溜溜的康定淄溜的情》当代时尚文化的剪影随着我国进步的开放文化也逐渐呈现多元化的态势现代艺术人众艺术等等部对传统艺术产生了相当的冲击。舞蹈编导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会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尤其是年轻的编导,更容易接受当代时尚文化的一些外在形式表现手法甚至美学观点《溜溜的康定溜溜的情》就是这样一部作品。演员们穿着露腰露肩的短上衣头戴美国西部斗仔帽下身穿着长裙。闻名全国的四川藏族《高原红》组合也以同样的装扮出现在各种演出场合。这样的装扮在外人眼里不仅有民族特色更带着时尚的气息。尽管在舞蹈界关于这部作品的评价并不如前二者高但在普通舞蹈欣赏者眼中,这不失为部时尚而民族的作品。而这个作品的典型动作酷似于《酥油飘香》在这一方面这部作品并没有前部作品那样对舞台藏族舞蹈产生巨大的影响但从作品中呈现出舞台藏族舞蹈正面临着当代时尚文化的冲击所以,这部作品与原生藏族舞蹈已经难见之间的联系但从其中反映的一些现状实在让我们对舞台藏族舞蹈应该何去何从产生了不少担忧。

美高梅平台登录 1

《舞彩云》将于明年初来广东巡演。

美高梅平台登录 2舞蹈《红腰箍》

美高梅平台登录,云南歌舞是出了名的好,全国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中,云南民族舞蹈列入8项,省级名录24项,在全国位居第一。由云南省歌舞剧院创作的《舞彩云》获得了2006年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金奖,晚会包含了13个民族的22个节目,而其舞蹈《孔雀》、声乐《海菜腔》等6个节目是“国宝级”项目。该晚会在北京参加完少数民族文艺汇演之后,出现了专家叫好、观众叫绝、演出商纷纷出笼的局面。

记者在《舞彩云》即将于明年1月中旬~2月中旬在广东巡演20余场之前,电话采访了本台晚会70岁的总编导周培武先生。他说,晚会的成功在于涵盖了云南老中青三代编导一共十六七人,每个人都是对云南舞蹈有着浓郁感情的人,自己10年独身一人以云南民族舞蹈为伴,无数个民族年节日都是在山村边寨与兄弟民族共度。副总编导康瘦华为研究创作彝族舞蹈,走遍了云南将近100个县,写出了一部17多万字、散文式的田野考察报告;副总编导刘太平的《花倮韵》就是她家乡西畴县的彝族舞蹈,她创作的彝族《铜鼓舞》曾获首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优秀节目奖”。而在《云南映象》之后,《舞彩云》的成功,再度触及到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及合理利用的话题:要把一个民族民间舞蹈打造成舞台表演艺术节目,使其做到既传统又现代,既民族又世界,具有民族的个性,又有世界的共性,要有相当的学问。

区别于《云南映象》的看点:

专业演员、更多民族、更多创新

《云南映象》已经成为歌舞界的一个著名品牌,《舞彩云》与之相比,有何异同?周培武说,二者的相同只有一点,那就是都是表现云南少数民族歌舞文化的晚会。

不同则很多,其一是《云南映象》更倾向于原生态,除了《雀之灵》等几个少数的由杨丽萍主演的节目之外,从服装到音乐再到民间演员,都更为原生态。而《舞彩云》的演员除了几个声乐演员像傈僳族《摆时》的无伴奏吟唱者来自民间之外,演员都是云南省歌舞剧院的专业演员。

其二是节目涵盖的少数民族更多,节目的编排手法上也更现代。《云南映象》主要以彝族和傣族的民族舞蹈为主,而《舞彩云》则包含了13个民族的22个节目。像压轴的男子独舞——杨洲的《孔雀》,原本是傣族的民间舞蹈,本来就是男性跳的,跳的时候还要戴面具,杨洲表演的孔雀舞在继承先师的基础上挖掘和提升孔雀内在的美感,赋予孔雀一种由内及外的阳刚之气,无论孔雀的行走、飞翔、喝水、晒翅、抖翅、展翅等都富含男性的韵律。而彝族舞蹈《花倮韵》表现的是彝族花倮人过荞年节时,打着高脚伞,随着葫芦笙的节拍踏歌起舞的欢乐情景。这个舞蹈的基本韵律取材于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遗产名录的彝族《葫芦笙舞》,在云南各民族“打歌”的舞蹈中,葫芦笙舞的前后扭动的“S”型造型独树一帜。《花倮韵》在把握住这一典型舞蹈语汇的基础上,大大强化了女性的形体美、韵律美。

德昂族舞蹈《红腰箍》则在道具上进行发挥,生活中德昂姑娘都要佩戴用藤条编制的腰箍作为饰品,在此编导抓住腰箍叠加、柔韧的特点在腰箍的变化上做文章。《跳菜》则是一个很“野”的节目,原本是大理南涧婚庆时的一个传统节目,男子们头上顶着菜,嘴上吹着芦笙,十几年前就已经由民间团体跳上了国内外的舞台,曾有专家担心,专业演员跳不出“野”的感觉,但这一次男演员们非常卖力,不仅把发型梳得特别土,而且在舞蹈编排上设计了用嘴咬桌角的动作,技巧性非常强,效果非常突出。

区别于《秘境之旅》的看点:

扎根民族之本,现代手法编排

谈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不可避免地就要碰触到中国民族民间舞蹈的发展和方向问题。《云南映象》的出现,使得“原生态”成为一个时髦名词,也成为民族民间歌舞的一个风向标。此外颇有影响力的就是“中国民族民间歌舞旗舰”中央民族歌舞团编排的《秘境之旅》。《秘境之旅》总导演陈维亚曾经说,《秘境之旅》与《云南映象》代表了中国民族民间歌舞的两个方向。周培武对《秘境之旅》有着不同的看法。《秘境之旅》在民族民间歌舞的表现上偏离得太远,如藏族的踢踏舞,看起来就像是穿上了藏族服装的爱尔兰舞,而傣族舞蹈的柔性和扭胯的代表性动作,则成了埃及“肚皮”舞的变种。但在《舞彩云》中,观众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印象和疑问,所有的舞蹈都根植于本民族的根中,“原生态的东西一成不变是没有发展的,但原生态是艺术之根,有了根就跟别人的不一样,尽管我们也用了现代的手法来编排,但那是在舞蹈的结构、技巧以及舞美设计上,而并非在舞蹈元素上。”

周培武说,云南歌舞能够坚守传统的同时吸纳现代元素,始自于上世纪80年代在全国召开的一次舞蹈研讨会。1985年新兴的迪斯科正在流行,舞蹈界很多人都持有一种观点,就是民族民间歌舞已经过时了,没有观众,也没有前途。当时与会的周培武和其他几位云南舞蹈家不能接受,但也在反思,得出的结论是,并不是民族民间歌舞没有人看了,而在于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它没有任何改变,不符合当代的审美。于是从那时候起,云南的歌舞界就一直有意识地在民族民间舞蹈中注进新的编导概念和舞台元素,舞剧《阿诗玛》首次使用了色块来表现人物的青春、忧郁和成长,周培武自己还做过一台《爱的足迹》民俗晚会,将其打造成了人类婚姻史的形象演绎,从民族传说葫芦“兄妹”婚到情婚再到母系氏族的婚姻再到封建婚姻,每一种婚姻形式都在云南存在着,这台晚会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既传统又现代,既民族又世界,是周培武和云南舞蹈界编导们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编导周培武其人:

最早的正规训练在广州完成

舞蹈界之外,可能很少人知道周培武,但去过丽江的人一定知道《丽水金沙》,去过深圳民俗文化村的人一定知道《蓝太阳》、《绿宝石》,周培武正是这三台著名的旅游品牌晚会的总编导,他的作品还包括舞剧《阿诗玛》以及杨丽萍《云南映象》的前身——由著名音乐人田丰的“传习所”表演的一台赴香港演出的晚会。

年过70依然活跃在舞蹈界,并始终保持着活力和开阔的视野,周培武说,自己的想法在一些保守的人看来,可能有点不合传统。在执导了几台旅游品牌晚会之后,得到观众认可、创造经济效益的同时,诟病也随之而来,“有人说周培武堕落了,不搞艺术了,去赚钱了。”

周培武笑呵呵地说,“眼下文艺界奔着奖去的项目太多了,很多晚会都是冲着某个奖或者某次汇演。但我的想法可不一样,做旅游晚会有什么不好?我们的《阿诗玛》拿了很多奖,但是只演了100场就搁下了,有几个观众看过?而《丽水金沙》到现在为止已经超过了100万的观众看过,丽江因此有了一个文化品牌,我自己的经济状况和知名度都有了改善和提升。”

周培武说,让更多的观众看到,也符合艺术要为老百姓服务的文艺方针。《舞彩云》在北京演了两场,专家们都很激动,纷纷撰文夸奖,而观众也异常兴奋。不少演出商,包括广东、重庆、香港、北京乃至澳大利亚的人都过来跟他们谈演出合约等事宜。“这台晚会已经成为一个可以巡演的品牌,要是澳大利亚谈成了,不是能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民族民间文化吗?”

最后,周培武说,自己跟广州很有缘分,作为一个舞蹈演员,他最早的正规训练就是在广州,那是1957年,文化部在广州办了一个舞蹈青年班,他和云南的另外9位舞蹈青年一起,成为当时的学员,学习了正宗的朝鲜舞、蒙古舞,而几十年后,他都还在怀念这段时光,“因为在这里我学习了地地道道的民间舞蹈,我的老师和同学现在都还有不少在广州。”

责任编辑:晨阳 上篇文章:风水在沪申遗引争议
专家建议应谨慎对待下篇新闻:没有了
美高梅平台登录 3美高梅平台登录 4重写红楼,黛玉爱上的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云南《舞彩云》男版《孔雀》压轴[组图]·风水在沪申遗引争议专家建议应谨慎对待·“汉戏又在桂塘镇唱起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传统知识研讨会”河南开·客家山歌剧迷倒武汉观众–《山魂》参加评比·家书抵万金“亲情作业”当从小做起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