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画家黄永玉总是不断带来惊奇。他在美术创作上的成就,猴票、酒鬼酒瓶的设计,都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他在文学上也有令人叹服的成就:诗歌获全国新诗奖,一本散文集《比我老的老头》风靡读书界,2009年在《收获》连载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新的部分仍在写作中,将继续连载。人们不知道的是,早在六十年前,黄永玉曾是香港电影界的一名活跃分子

速写大小明星

其实,1948年旅居香港后,作为木刻家的黄永玉,一方面参加美术活动,另一方面也与香港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二十六岁的黄永玉,也成了香港电影的搬运夫和鼓手。

黄永玉与电影的密切关系,众所周知的是文革刚刚结束时那场著名《苦恋》风波(搬上银幕时《苦恋》改名为《太阳与人》)。1979年,作家白桦是在拍摄黄永玉的纪录片未果的情况下,改变计划而创作了《苦恋》,其中主人公凌晨光身上,有不少黄永玉的生活影子,甚至可以说他是凌晨光的原型他的早期漂泊,从香港回到大陆的过程,文革中的磨难,乃至一些生活细节,都成了电影中的重要构成元素。

图片 1.jpg)

黄永玉与猫的惬意

六十年前在香港

编辑:admin

自1950年起,到1953年离开香港前来北京定居,三年多时间里,黄永玉在为《大公报》和《新晚报》的副刊担任业余美术编辑之外,还在长城电影公司担任业余编剧。他编写剧本,其中,喜剧《儿女经》被拍摄成电影,女明星石慧因在该片的表演而当选为最佳女演员;他还参与编辑《长城画报》,用文字丰富自己的文艺创作,更用画笔为那一时期的香港风景和文化风情,留下了形象记录。

由长城电影公司主办的《长城画报》,创刊于1950年8月1日,主编为长城公司的经理袁仰安。编者在创刊词:在电影领域上,筑起我们的新的长城!套用这句光荣的句子,本刊愿在艰巨的工程中,担任一名搬运夫;愿在无止境的进步中担任一名鼓手。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