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逸飞 浔阳遗韵

陈逸飞在上世纪70年代一跃成为上海乃至全国油画界的中坚力量时,他的艺术之路已走过了酸甜苦辣,此时他想得最多的是,路将如何走?面对七彩世界,他是富有内涵的睿智青年,翻过万水千山,抵达了那成功的彼岸。收获与付出同样沉重,而其身后余辉,是一抹无法掩盖的亮色。

我们如何冷静地对待陈逸飞现象?从整个中国近代油画艺术发展史来解析,不难看出像陈逸飞这一代人的艰辛努力以及他们所展现的人格魅力。绘画是儒雅的,更是一种心力倾为的选择。艺术家应是思想家,陈逸飞经历轰轰烈烈的时代变迁,旋即进入他的创作黄金盛期,无论怎样绘画始终是他的最爱。由是展开的种种思绪,归结为他的内心情愫的释放,各个时期的创作呈阶梯形上升,那些作品如今成为藏家追捧的对象。注意到近几年的拍卖盛会,陈逸飞的作品再创新高,成为收藏热点。

这幅作于1999年的油画《古风悠情》,是陈逸飞成熟期的代表作,有关这类题材的演示,他曾经坦言:海上旧梦,是我表现和追求的旨趣,这里有历史的诱因,更有叙不完的情结所在。是的,陈逸飞的创作始终是一种由衷舒怀的过程。当时创作《开路先锋》《渡步》《寒凝大地》《占领总统府》等等精品力作,他借绘画给人们讲叙历史情结和内心向往,而随着创作思路的循序渐进,人心思变。他赴美后的转折相当说明一个问题,人在另一个国度能够静下心来回望自己民族的优秀底蕴,那时你会非常自豪地发现,文化的渊源和永远缠绵的脉系,它会不时闪现在异国他乡,那是根的光环作用。陈逸飞紧紧抓住了瞬间意念,创作出一批佳作,归纳为海上旧梦系列。让读者欣赏的同时,他也随之步入了一个新的高点。高处不胜寒,陈逸飞怀着是对人对己负责的态度,画自己喜欢的画,走自己崇尚的路。

《古风悠情》表现民国女子的一丝忧郁一缕纤情一味温润和一种思绪。陈逸飞的这幅海外回归作品,真的给予我们些许启迪,它的蕴涵是怀旧气氛中的再思考,明亮光影下,斜躺女子神情自然若有所思。陈逸飞的柔情似水,我们的怀旧其实就是珍惜现实的生活,陈逸飞真实地展示,显然包括了他的思想活动轨迹。好的艺术作品能主动与读者对话,这种互动的要素是我们所共同追求的。

陈逸飞离世快五年了,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其作品是永远鲜活的,陈逸飞就是一例。读到王慕兰散文《怀念陈逸飞》中因为他再也不会手捧玫瑰花篮走进门来了,不免潸然,读留世作品本身就是最好的怀念。

编辑:admin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