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后来的主席怎么样了呢?

他这样讲是不是谦虚的意思呢?此言是不是真的很坦诚地承认他自己没能力不配加入这些画会呢?这当然不是谦虚也不是坦诚,而是愤然之下讲的反话,但也是事实。

有鉴于此,笔者才斗胆建言:不准在职卖字画。至于此言有无道理,还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白石篆刻

笔者于2012年底在《中国书画报》发表文章,希望莫言一字亿金,因为莫言不是书法官,一字亿金那是他的真本事,而不是借官职之便谋利益。笔者文中同时建议国家作出规定,让担任实职的书法官待到离职之后,再去卖自己的书法。

图片 1

书法家协会领导、美术家协会领导,都是上级安排的官职,类似行政官员,怎能在职卖字卖画呢?管地的能偷偷卖地么?管官的能私自卖官么?所以书法官美术官在职卖字卖画,都是苟且生意,不敢摆上台盘,只能闷头发灰色财。

那时候的“美协”是哪个画会呢?有两个,第一个就是金城主持的中国画学研究会。二六年金城仙逝之后中国画学研究会里边就内讧了——副会长和会长的儿子干起来了,两个都想当会长,当时副会长是周肇祥,而想要“世袭”的则是金开藩,最终的结果是周肇祥赢了。

图片 2

图片 3

徐悲鸿病逝后,1953年齐白石以89岁高龄继任中国美协主席。白石老人诗、书、画、印皆出时辈之上,此前早已是文化名流,且是湖社主要人物,新中国成立之初画家们凑在一起画画送给毛泽东主席赏玩,大都由齐白石牵头领衔。如此崇高的文化地位,是白石老人靠个人奋斗打拼出来的,而不是中国美协主席这个头衔带给他的外快。

比如说当下收藏界力捧的齐白石山水可能还要超过这个价,八年前他的一套十二册页山水以一亿九千四百多万成交,册页单幅刚好约一平尺,十二幅折合下来平均每平尺就已经超过1600万了,还不论去年那套九亿多的画了。

齐白石 作品

如果你看到齐白石的画屡屡破亿,心里边生出拿点积蓄买一幅他的画留给子孙当传家宝的想法,那最好先调查下目前齐白石画作的行情。

那时国家还没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国家政策仍然允许个人发财致富,在这样的国情之下,齐白石卖画发多大的财都是合理合法的。然而考虑到自己做了新中国的美术官,白石老人觉得,自己虽说不是党员,也应学习共产党人,当官就当个清白官,不在任职期间发主席财。于是他画画不再卖高价,只象征性地收取一点纸笔费用,大致是几元钱一张。笔者认识一位部队老首长,老首长那时是个连级干部,在北京工作,由于喜爱齐白石作品,开了工资他总要从老婆那里抠出一些钱去买齐白石,有时直接去白石老人家里拿,非常便宜。老首长告诉笔者,当时他攒了十来张齐白石,可惜在文革中损失了。

▲周肇祥

官位受人追捧,众女齐追一官,这官千万别以为自己就魅力无限美不胜收;官位又是画皮,谁做了书法官美术官都会被炒作,别以为自己比别人高明多少。所以说,禁止官员在职玩灰色游戏,藉职务之便发不义之财,十分必要。

当初他人眼中的南方木匠是完全不被画坛接纳的,他也无法融入主流的艺术圈,虽然齐白石当时有心加入主流的画会但却真是没人搭理他,心高气傲的木匠才愤然赌气刻下此印:你们不带我玩,我以后也不稀罕了!所以当初齐白石进不了“美协”的真正原因还是各种画会抱团成流派排斥异己的风气造成的。

现如今齐白石精品已经拍卖到4亿多元一张,靠的是美协主席这个头衔么?不是。在他身后担任过这一职务的还有何香凝、江丰、吴作人等人,他们的作品直到现在仍然价格平平。白石老人高寿,更难得的是他人品超众,更兼艺高于人。三高老人齐白石的画今后卖出任何天价都是有可能的,谁都不必惊讶,谁也无法攀比。

▲金开藩

有的书法官美术官可能要说了,我的字、画有水平呀,有市场我就卖呀。

如今的藏家在选择字画时喜欢看艺术家头上戴的名字——比如说是不是大师啊、得过什么奖啊之类的,还有一条硬指标就是看画家有没有加入全国美协。

然而白石老人当上美协主席之后,却不再以画谋利。

图片 4

后来有些主席(哪一届的就不说了吧),艺未必高,德未必重,卖画却是天价,画商从某主席手中拿走几张很一般的小画,动辄就是百万元、几百万元,这是白石老人想都不敢想的。商人买了主席的画,就希望主席连选连任,不料坊间传出消息,说这主席不受某某领导喜欢了,手中别再存他的画。商人一琢磨,上边不喜欢了,那就意味着主席要去职了,没了主席官衔,他的画肯定一落千丈。于是赶紧运作,把手中的主席画平价出清。想不到出清之后形势陡转,那位主席得以连任!商人再去找他买画,早已不是从前的价码。

图片 5

编辑:李洪雷

图片 6

同样是主席,有的是颠扑不破永垂不朽,有的是纸扎牌位徒有其表,差距咋就那么大呢?差距在哪里?就在一个不发主席财,一个猛发主席财。猛发主席财的人实际上是藉职谋利,一旦没了主席帽,其画变成垃圾股毫不奇怪。

当然,后来进入到新社会的时候齐白石还是欣然挂了美协主席这个名头,不过也仅仅是挂了个名而已,对于齐白石而言这其实已经可有可无了。

文章写完,意犹未尽。为何意犹未尽呢?因为笔者想起了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美协主席齐白石不以字画谋利的事。

于是自命是“画会继承人”的金开藩一怒之下带着一帮哥们脱离画会,另外竖起了一面“
湖社画会”的大旗,从此画坛就形成了上述两大画会分庭抗礼两足鼎立的局面。

不然不然。既然你有水平,没当官时你怎么没市场?你说你有水平,这话你敢等到离职后再说么?那时若还有人买你的东西,你才是条汉子。这话恐怕没人敢说吧?

▲白石册页

那么在两大画会都以正宗的“美协”自居的情况下,各自争夺艺术家资源的情况就越来越厉害,这个时候齐白石开始越来越受到重视,一度出现两大画会争抢齐白石加入的局面。那这个时候齐白石怎么办呢?他就拿出早年刻的那方印,两边画会谁来请他他都给来人瞧瞧:老夫我一切画会都无能加入!齐白石这可真解气了,一方面洗刷了当年谁都不带自己玩的羞辱,一方面两边都不得罪反正我那边都不加入!

在二三十年代齐白石尚未广泛得到画坛承认的时候,艺术界有两大画会组织,其地位相当于今日之美协。

但即便是齐白石这等一平尺能卖1600万的超级大师,其实他当初也没资格加入美协,为此他还很愤怒地刻了一方印。那为何齐白石也曾没资格进美协呢?

▲齐白石

图片 7

在那套拍出一亿九千四百多万的山水册中,最末有一幅《月明图》,在这张仅一平尺见方的《月明图》右下角出压有一方显眼的红印,上边刻的内容正是齐白石愤然记录自己没有加入美协之类画会的事实。

当然,那时候还没有美协一说,因此本文所指白石“当初没资格加入进美协”的当初就是指的这个时期,而这个时期的“美协”也就是上文所说的两大画会组织。

那么齐白石这方篆刻的内容是怎样的呢?他说“一切画会无能加入”。意思就是说我呀是什么画会组织我都不配加入,我进去不,因为我没这个能耐。

数十年前您的父辈爷爷辈也许可以花上几十百来块买到一幅的画,如今大概已经卖到了1600万一平尺,这是根据近十年来齐白石画作拍卖的综合均价估算来的。

▲《月明图》

在鲁省的书画市场有这样一个规则,对于是否是中国美协会员的作品定价是有着泾渭分明的标准的,但凡是美协成员的价格就硬是要比其他人高一个档位,这大概就是美协会员资格成为香疙瘩的缘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